梦回故宫:百年朱墙黛瓦

来源: 时间:2020-07-07

我是一片瓦,是紫禁城千千万万、灿若繁星,琉璃瓦中微不足道的一员,时移势易,沧海桑田,而我只静静地站着,站在宫城一角俯瞰整个紫禁城、整片中华大地。


第一幕 1933


雨淅沥沥地下着,雨水从龙头排水口中流出,汇成涓涓细流。雨点拍打在青石砖上溅起细细的水花。

在烟雨朦胧中,一行身着制服的人小跑着穿过故宫朱墙转角。他们神色匆忙进入一间间宫殿,带出了我的伙伴——晶莹剔透的翠玉白菜,篆刻着遒劲铭文的毛公鼎,墨迹工整的《四库全书》……

听说要打仗了,日子越来越不太平了。

他们一件件被包装、封箱、带走……前往未知的远方。我知道,那些身着制服的人也同样知道,他们是千年灿烂中华文明的精粹,是万千劳动者智慧的凝结。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们守护的是中华民族无上珍宝。

我看着一行行匆匆的人影渐行渐远,消失在朱墙转角青石砖尽头。我的脸上湿湿的,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他们会害怕吧?而我不过是一片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瓦片罢了,我保护不了他们,只能一辈子束缚在高墙之上袖手旁观。

“一定要平安回来啊!”我声嘶力竭的喊着,然而哗啦啦的雨声掩盖了我的呐喊......我的朋友们,有没有听到呢?

朱墙看了看我,叹了口气:“战争,会结束的……”


第二幕 2012


这几天,一位胖胖的、脚踩布鞋的先生,在这偌大故宫里踱来踱去。时不时石器砖缝中隐藏的垃圾,拔掉墙边偷生的杂草。

我看着看着,便和老朋友朱墙打趣道:“这位先生可真是孜孜不倦,在这里转了这么多天都逛不腻。”

墙听了我的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可是我们故宫博物院的新院长呢。”

那时的我不会想到,今后的生活,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慢慢地,青石砖上再没有了汽车的身影;在宫里抽烟烟雾缭绕的人群消失了;古老的故宫换了许多“新鲜血液”,帮助修复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老家伙”,听说他们都是清美、央美的高材生,据说还有一部收视火热纪录片,专门拍的我们和他们的故事......

后来,听说他的名字叫做单霁翔,听说这短短几个月。这位先生便踏破布鞋20余双,和秘书做完了故宫9000多间房屋。9000多间房屋啊,我和墙想了想,那些九五之尊的帝王不会走完,身着蟒袍华服的贵族不会走完,那这位单院长是不是就是最厉害的人?

第三幕 2019


“瓦,快醒醒!”

美梦中被朱墙那熟悉的声音吵醒,我揉了揉眼睛,抱怨道:“太阳都落山了,还不让瓦睡觉?”

我挣扎着抬起眼皮,却被眼前一片流光溢彩吓了一跳:古老的紫禁城被一束束现代霓虹灯点亮,金碧辉煌,端庄大气。远方的城楼上,灯光投出了几个大字:故宫上元之夜。

灯光变幻的《清明上河图》仿佛绣在了我身上。

“瓦,上元安康!”朱墙开心地对我笑道。五彩祥云的灯光投射到朱墙上,仿佛为她披上了崭新华装。朱墙边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读着灯光投影的诗句:不展芳尊开口笑,如何消得此良辰。

600岁的墙现在笑得像个孩子一样。

哼,一点都不矜持,我心里这么想,嘴角却高高地咧出了弧度。

原来古老的紫禁城的夜晚风采也可以如此明丽。灿烂的灯,皎洁的月,伴着人们的笑声,琵琶声戏曲咿呀辗转绵长。

穿梭其间的男女老少有的身穿故宫文创的服饰;有的背着皇帝画像的包袋……我忽而发现这座古老的城,原来早已真正走进万千民众的心中——它不再属于着黄袍的帝王,不再只属于这个城市的居民。

我深吸了一口这快乐的空气,也笑道:这盛世,多好

(注:此文获得人在鲁大杯三等奖)

本文作者:1903班 商春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