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欧巫术政治和巫术案件得到的启示

来源: 时间:2020-07-07

  陆老师在这篇文章里详细分析了安妮. 冈特一案背后综错复杂的利益纠纷,从西欧巫术的发展演变中我也得到了一些启示。

  首先,我们不能“小瞧”任何一个历史事件,历史发展的蛛丝马迹可能隐藏在任意一件小事上,安妮.冈特案并不著名,相关记载也不全面,但陆老师从这起看似荒诞的“着魔”闹剧着手,分析了冈特家族与被指控者的纠纷,三个被指控者代表了两个矛盾,一是冈特家与当地约曼农家族的冲突,二是贫富矛盾,从这两种矛盾的产生原因中又能发现当时西欧的社会变化,正是因为16,17世纪西欧进入转型,新兴阶层试图从原掌权者手中分一杯羹,各派宗教趁社会变革互相斗争以取得信徒信任和天灾下人民生活困顿,社会动荡不安等因素引起人民对巫术魔鬼的“迁怒”,上位者也极力引导利用巫术达到各自的目的,巫术成为各方势力角逐的遮羞布。历史上这样的遮羞布并不鲜见,而后世的学者需要做的就是扯掉这块布看清事件的真面目。尤其是挖掘这种冷门的事例既可以更全面的复原当时社会又是一种崭新的论文角度。

  其次,我想以安妮. 冈特案为代表的一系列“着魔”案也启示着当今的我们不要被某些言论思想操纵,只顾着给别人当枪对着别人树起的虚幻靶子狂打,却忽视了真正的问题。在西欧驱魔灭巫案中指控是很重要的方式,因为巫术很不好界定,带有神话色彩,所以中了巫术这一说法可掺杂的水分很大,安妮冈特一家就企图以假装着魔来诬陷仇家,而背后的推波助澜之人不少是当地群众,他们纷纷指出被指控者的各种不端之举企图借机处死被指控者,令人难过的是不少案件中看似无利益可图的群众参与指控其它穷人的原因是那些穷人总是去找他们讨要粮食,不富裕的平民因为邻里之间要互助的宗教社会观不得不负担起更穷者的生活。互助观念本是好意但在穷苦面前好意成为了恶意的催化剂,平民们疯狂诬陷巫师巫术时将自己歉收饥饿的痛苦发泄在巫术头上,但他们忘了贫苦的根源是当权者的一系列罔顾民生的政策,穷人们互相猜忌反而稳固了统治秩序,我想这也是当权者对巫术态度不断反复的原因之一,那些平民对着虚幻的敌人一通乱打反而放过了本质问题,何其可叹。现在很多媒体也常用这种手法引导“网民”情绪,我们以史为鉴,或许大家以后再在网络冲浪遇到一些事情时需要更冷静理智一些。

本文作者:1904班 付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