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的下面

来源: 时间:2020-07-07

雾越来越大,天地像被一张巨大的纱帐笼罩着,我右手执伞,缓缓的向前走。

走到一处,传来一阵撕心的哀嚎,那绝望而凄厉的声音让人心揪,两边的场景随着我距离的拉进慢慢清晰起来,一边一只穿山甲满身血污的趴在砧板上,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疼痛不断瑟缩着,它漂亮的鳞甲已经被扒下来,恐怕剩下的就是它鲜美的肉了;另一边是一个叫做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建筑,门牌已经生灰了,几个人苦苦的呼吁着,奔跑在各大机构和企业之间,企图以蜉蝣之力,扶将顷之大厦。

我轻叹一声,不忍心继续看下去,便继续向前走。身后的场景慢慢的被雾遮盖起来,我突然想,这茫茫大雾遮盖了多少场罪恶,隐藏在这雾底下的,又有什么令人作呕的行为。只不过是看不到罢了。或许在种种行为的底下也有一场雾,它遮盖的是慢慢走来的报应。

我继续向前走着,突然踩到了一个人骨,惊讶之余,定睛向两边看去,兵荒马乱,白衣逆行。人类终将是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来自野生动物的新冠病毒迅速蔓延,九省通衢的武汉,人员大流动的春运,可谓是占据了“天时地利”,我看到了些熟悉的面孔,是之前呼吁保护野生动物的人,他们在病床上含恨而终。承担代价的不是那些罪恶的个体,更多的是忙乱的医者和无辜的病患。人就像是汇入海洋的水滴。一滴脏了,需要许多滴来承担、净化。在这一时刻,终将是有人站了出来,扛起重担,奋力前行,这是一场用生命书写的无声战役,是一场用众志成城铸就的辉煌。

继续向前走,雾浓了。前方依旧听到了那撕心的哀嚎,隐藏严密的监管之下,隐藏在大雾之下,依旧无人披露,无人知晓,怕得罪权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少的这一事真的少了吗?我想起了当年明月的那句话“所有的错误,我们都知道,然而终究改不掉。能改的,叫做缺点,不能改的,叫做弱点。”

滴水染而海不净,数人错而苦众生。纵有英雄担道义,安能百年不覆辙。

雾,浓了。

(注:此文获得“文承其重,字悦其情”文字征集活动三等奖)

本文作者:1904班 崔建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