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和平之鸽

来源: 时间:2019-04-04

南京,一个历史与现代交融的城市,一个繁荣与沉重并存的城市。八朝古都钟灵俊秀,走近这所城市,体会到的不仅仅是山川之灵秀,人物之俊彦,最冲击心灵的莫过于那一段沉痛的历史——南京大屠杀。我们只有深刻感悟南京大屠杀这份刻在中国人乃至世界人心中的痛,让它成为我们的集体记忆,才能共筑和平家园。

“南京大屠杀”这个名词对炎黄子孙的我们来说可谓是家喻户晓,可是,作为发动这场暴行的相当多数日本人来说,大屠杀居然是个“谬论”,一个“谎言”,甚至是“虚构”。面对如此大的反差,如此强烈的心灵冲击。我们该如何正确认识大屠杀。又该如何理解日本人的这种观念?如何做到铭记历史继续前行,为放飞和平之鸽尽自己一份微薄之力呢?

我们应该如何正确的认识大屠杀呢?南京大屠杀是二战中的最大的惨案之一,其在发生之初就被作为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暴行的象征而被中外媒体广泛报道。日军锋镝所至,生灵涂炭。南京大屠杀规模巨大,持续时间长,恐怖程度超过人们的想象。南京大屠杀是中国遭受苦难的一个缩影,是中国民众战争受害体验的象征。大屠杀无疑地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日军暴行中最突出的一件,它的残酷程度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国许仅次于纳粹德军在奥斯威辛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正如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法庭判决书所认定的,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比起德军在奥斯威辛单纯用毒气的屠杀,其杀人方法是残酷绝伦、多种多样,无奇不有。宋希濂认为南京大屠杀“是为现代战史上破天荒之残暴记录 ”。它的残暴程度比起我国历史上著名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有过之无不及。

这次的南京之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以及这个沉痛的历史事件带给我的巨大心灵冲击。走进大屠杀纪念馆的长走廊,一座座雕塑映入眼帘。抱着死去孩子的父亲仰天长啸,趴在冰冷母亲怀里的婴儿在血与泪中含乳而亡,痛失妻子的男人悲痛欲绝……毫不知情地,我眼泪翻滚了下来。我在想,即使相隔80多年凝望历史,我还悲痛不已、心如刀割。当时的人儿们,又该何其绝望!走进纪念馆,是一段缓缓下降的黑暗走廊,两边的档案和照片刺痛着我的心,我相信这也痛失告慰着先辈们的在天之灵。缓缓前进又惴惴不安,当我看到莹莹烛火的那一刻,我明白这黑暗中的烛火不仅仅是对先辈的惦念,更是燃亮希望明天的星星之火!

南京大屠杀这件昭然若揭的罪恶,乃全世界人民共愤之事。但相当一部分日本人却信口雌黄地说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乃至世界编织的一个谎言!是中国人栽赃到日本身上为了打击日本的无中虚有之事!。他们不管是在慰安妇问题、细菌战问题、劳工问题还是南京大屠杀问题上,全然不顾其他国家的感情 、不顾历史事实和国际社会舆论,采取极力否定的态度。这是何等的令人悲痛!

2007年619日,由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中约100名国会议员组成的“思考日本前途与历史教育委员会”发表“调查报告”,声称中国南京遇难者大概有2万人,没有超过普通战事死亡人数。可事实是南京大屠杀铁证如山!是世界人民公认存在的血案!

在德、日投降之后,战胜的同盟国便分别在德国纽伦堡和日本东京先后设立了两个国际军事法庭,以便把轴心国的某些国家领导人当作首要战争罪犯而加以逮捕 、侦查 、起诉、审读和判刑。通过审判将日本军事主义分子的滔天罪行记录在案,是为了将日寇在南京的暴行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是为了昭示后代,永志不忘。从国际审判的程序和机制方面来看,法庭判决都是基于严格被审理并被接受的证据之上,被告在审理中具有平等诉讼和反驳的权利;程序和证据规定方面都有严格限制,如 “无罪推定”原则;对受害人的受害程度的认定,也都有确凿可靠的证人证言作为基础,如“排除任何怀疑”原则等。即便东京国际法庭有时很慎重、甚至在拿不准的情况下会显得比较保守,但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的残酷暴行却是被法庭认定的事实,没有任何疑问。南京大屠杀是一个国际性的司法机构审理并作出的定论,学者讨论不可能比这个更清楚,也不可能会比这更有权威。南京大屠杀铁证如山,任何否定这段历史的言论都是无稽之谈!

对比战后德国的痛定思痛、认真悔改,部分日本人的行为言谈简直是荒谬!我不禁想起大屠杀纪念馆中那些受难者的图片遭遇。他们遭遇了砍头、劈脑、切腹、挖心 、水溺、火烧、割生殖器、砍去四肢、刺穿阴户或肛门等等。举凡一个杀人狂患者所能想像得出的最残酷的杀人方法,当时的日本几乎都施用了。发生过的事情可以当做不存在吗?颠倒黑白可以这么理直气壮问心无悔吗?扭曲历史就可以开拓日本前途了吗?

我想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俗话说得好,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没有对历史的正确认识,怎么能够迎来一个和平而美好的未来!没有对罪恶的痛定思痛诚心悔改,怎么告慰躺在地下冰冷的躯体,怎么能够站直身子拍拍胸口理直气壮做人呢?

此次南京之行意义重大,步入万人坑时,我真正的毛发直立、心胸颤颤。面对着埋在黄土里面的尸骨,我亦是义愤填膺!面对这份悲愤之情,我们要做的是化悲愤为力量,铭记苦难防患军国主义势力于未然!儒家所讲以德报怨也是这个道理。以干戈对剑戟只会两败俱伤,只有用大爱包容才能构建美好未来!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设计未尝不是如此呢。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是我们在纪念性建筑创作中的一重要作品,它借助于空间的氛围,特殊的序列,给参观者一种历史灾难的显现,传达出“生与死”“痛与恨”的思想。当我走进鹅卵石广场,面寸草不长的地面,是一种死亡的象征,这种焦枯增加的死亡的气氛深深戳痛着我。纪念馆的设计中采用的手法之一就是运用“残缺”,这种残缺直接将我拉到193712月的南京。压抑的情绪蔓延着,我慢慢地走,静静地看,知道我走到出口前,“历史无法重来,未来可以开创”这几个字给我当头棒喝!这句话警醒我历史的伤痛已无法抹去,当我们走出纪念馆,应该带走的不仅仅要是戳心的苦痛,更要带走开创未来的决心!

走出万人坑,映入眼帘的是小女孩手捧的和平鸽与蓝天合而为一的景象。我想,希望之鸽正在徐徐飞起冲入云霄!

(注:此文获得鲁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2018年南京专业见习主题征文一等奖)

 

本文作者:1602班 亓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