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来源: 时间:2019-04-01

这是中国人民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阴影;这是一座千古奇耻的纪念碑;这是一个“国穷民穷被狗欺”的有力见证,这是三十万中国人生命的终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去之前,每一个人都已经将所有记忆深处的惨绝人寰和血腥场面拼凑过一遍,但当真正看到它的那一刻,还是不自觉地浑身打颤,就好像猛地被一道电击中了,电流瞬间走过身体的每一处器官。

灰白色的大理石赫然写着每一个中国人都有印象的数字——300000,大理石下就是一个头骨骷髅,那样巨大的视觉冲击一下子就敲碎了刚刚构建的勇气。黑白的鹅卵石凌乱地铺满了整个广场,就好像累累的白骨,踩在上面,心就会随之抽搐。已经可以隐隐约约听到飘荡在整个纪念馆中的音乐了,那首调子如今想起来还觉得透不过气,沉重、低徊、凄婉、就好像一声声的鬼嚎,在控诉,在索命,让人毛骨悚然。

过了广场便是纪念馆的主体结构,那是一把军刀,断了的军刀,在“军刀”前,是一条河流,河流中陈列着几尊不规则的雕像,雕像的线条并不细腻,但却无比清晰:一个表情痛苦的男人抱着赤身裸体的女人,一个衣衫褴褛的母亲绝望地抱着一个死去的婴儿,一个瘦弱的儿子目无表情地背着早已死去的老母亲……那种痛苦还有绝望总让人不自觉去抬头看那把悬于头顶的尖刀,一刀刺下,没到刀柄,甚至听不见一声呼救和喘息,只剩下血汩汩地往外冒,汇聚在每一个死难者的脚下,成了一条流动的——血河。血流成河,或许就是纪念馆前那条河真正的意义吧。

在门口徘徊了很久,又深呼吸了很多次,终于整理好情绪,哆哆嗦嗦地走进了纪念馆内部,没有光,只有一些埋在角落里的“地灯”之类的照明物,阴森、诡异、恐惧从脚迈进去的一刻已经笼罩在头顶,甬道的尽头是一个大的情景重现,一个被战火摧毁的村庄,一片狼藉,满目苍夷,用灯光造的红红烈火伴随着噼啪噼啪的燃烧声,我们都没有过多停留,因为大家仿佛都心知肚明,在甬道的侧道通进去的背后,一定有比这更加胆战心惊的故事和场面。

我们就跟着人流,按照箭头顺序往前走,就像很多的博物馆里的历史遗物一样,图片挂在墙上,物什摆在玻璃橱窗里,但传统博物馆里的陈列物在尘归尘土归土之后,得以重见天日所给人带来的是美感和震撼。大屠杀的纪念物也很震撼,过度辣眼。我看到历史书上所写的装毒气的瓶子,看到那些日本士兵使用过的已经生锈的尖刀、看到他们的医药箱、手榴弹、棉衣、还有军功章,当然,我也看到了他们的报纸,刊登着留着八字须的人模狗样的日本军人半幅的照片,每一张照片都会有明晃晃的日本军刀,晃得人眼都是疼的。墙上挂着一幅幅图片,有当时的黑白照片还有很多油画,已经惨死的坦胸露乳的女人,正在被欺凌的少女,还有尖刀插在肚子上的婴儿,成堆成堆的男人的尸体像山一样高,到处都是死人,到处都是血,还有在一旁咧着嘴笑得肆无忌惮的日本士兵……我甚至还看到了历史书上“百人斩”比赛中的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合影中他们比肩而立,军刀指地,手抚刀柄,神情自若,千夫所指。

而愤怒被冲到顶峰,是在一个特殊的展区,重点讲述日本军人对中国女人犯下的滔天罪行。展区摆放着多台电视,每一台电视就是在讲述一个不同的故事,故事的陈述者就是当年的幸存者,幸存者最年轻的也早已过了花甲之年,他们在镜头前口述着当年日军的罪行,或自己,或自己的妻子、儿女,或自己的女亲戚被日军欺侮,几度哽咽,泣不成声。尽管他们避重就轻地还原着当初的暴力场景,但依旧让人觉得反胃,就好像不慎误食了一粒老鼠屎,唇齿之间都是臭气,肚里翻江倒海,所有的东西已经涌到了喉咙眼,想吐又吐不出来,就那么一直恶心着。后来臭气又进了鼻子里,痒痒的,伴着鼻涕,每吸一口气就得干呕。已经被折磨到很难呼吸的时候,竟又看到了三个被高度还原的房间,三个房间都保留着那个年代的特色,十分逼真,逼真到可以看到瘫软在床上的被日军扒下的妇女的裤子的粗针线,每个屋子里都至少有一名妇女或者少女,她们或趴或蹲或躺,衣衫不整,孱弱的就像是刚被捏死的蚂蚁,我不知道可以去什么样的词汇去描述自己当时的感受,一个人永远都想象不到,除非你亲眼看到那样的惨状,而看到之后,人身体的某个部分好像被人挖去了一样,这样的场景看一次已经够了,够做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了。

后面的陈列,都像在恍惚中渡过,因为对人性的恐惧,不愿再靠近任何一个情景重现的地方。

黑暗快走到尽头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房间,有一种梦幻感,房间的墙壁是黑的,但房顶却有一排排的蓝色冷光灯,一闪一闪地发出幽蓝魑魅的亮光。地上铺着玻璃,玻璃下面埋着节能灯管,如果不是头顶上用光映出的罹难者300000的字样,我甚至都会觉得刚刚看到的一切都是一场噩梦,如今梦醒了,一切都结束了,所有的痛苦、残忍、杀戮统统都停留在了梦境里。

这就是生命,被视若草芥,在战争中。每一个人,特别是每一个中国人,在你的有生之年,请一定来南京一次,不是为了大排档,更不是为了秦淮河,去看一次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吧,否则你不会懂得南京这个城市有多厚重,你更不会知道生命有多么难能可贵。历史教给你的所有,都不及这里更加真实,对战争的认识,你在这里才会有最痛彻的领悟,热爱生命,好好地活下去。

历史宽恕,但不可以忘记。作为当代大学生更应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牢记历史,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注:此文获得鲁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2018年南京专业见习主题征文二等奖)

 

本文作者:1603班 卢懿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