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记初心,不忘使命

来源: 时间:2019-04-01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三日下午的最后一站,是一个让人心情很沉重、悲伤的地方——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黑色的建筑显示出它的肃穆,纪念馆前的雕像,不同人物痛苦挣扎的动作以及下面石碑上痛苦、悲愤、嫉恨日本侵略者的话语,让观者体会到了当时情景的可怕,人们的无奈,尤其是一个女性怀抱着一个孩子的雕像,她的衣衫不整,有被划破的痕迹,怀里抱着的是已经死去的孩子,她痛苦的仰着头,望向苍天,口中发出无声的呐喊,让人能够陷入一位失去丈夫和幼小孩子并且被迫受辱的痛苦的妻子和母亲的影响,让人忍不住潸然泪下。进入纪念馆,里面是黑色的,顶部有点点蓝色柔和的灯光,就像美丽的星空,墙壁上挂着南京大屠杀中牺牲的人们的照片,在这个安静的空间里,希望他们的灵魂也能安息。在玻璃罐里,有被迫害逝去的人们的遗骨,在一些墙壁上,还有经历过当时灾难的幸存者口述当时情况的短视频,这段记忆,对于当时的幸存者是一生无法摆脱不掉的梦魇,是国家沉痛的经历和悲伤的回忆,也是我们所不能忘记的民族的耻辱。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里有张纯如的雕像,张纯如是美国华裔女作家、历史学家,祖籍江苏淮安,正是她亲自调查,询问当时经历过这件事情的幸存者,结合所收集的各种资料,写出了《南京大屠杀》这本书,让整个世界了解了我们所经历过的苦难,了解南京大屠杀事情的真相,写作过程中她感受到了曾经血淋淋的现实,面对着日本右翼的威胁和骚扰,她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2004年11月9日,她结束了自己年仅36岁的生命。领队的导游也跟我们说有些照片不能细看,大体知道了就可以了,越是仔细看,深入地看,你越能体会到当时的残酷,如果是还原当时的情景,那种残忍是要超出现在仅仅想象的很多倍的,张纯如也应该是感受到了这份沉重与悲痛,敢于书写真实,加上被威胁的恐惧,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作家们没有真实的刀枪,他们用手下的笔杆子,写出直击人们心灵的话语,是一种内在的力量,我们在任何时代也不能缺少这种敢于说真话、唤起大众精神力量的作家,虽然生命面临威胁,但是他们义无反顾,让我想到了古代的司马迁,他死的无声无息,就像是突然从历史上消失,被抹去了一样,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样死的,可能与他敢于说真话,敢于得罪贵族皇权有关吧,也正由于他敢于说出真话,才有流传于世的《史记》,让我们了解以前发生过的历史。还想起鲁迅先生,弃医从文,医国人,先医心,揭露黑暗的现实和人性,唤起人们的精神力量。

1937年12月13日,南京陷落,三十多万同胞被残忍杀害,日本人在南京实施了屠杀、掠夺、纵火、对外籍人士侮辱、性暴行等残忍地行为,战争是自古至今一直存在的,日本作为入侵国家,对于南京所做的行为超出了一般的残忍,面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这些百姓他们又有什么过错?自身强大对无辜弱者实施杀害,是不义,是灭绝人性道德的行为,日本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与本身所存在的环境有关,因为国家选择走军国主义道路,每个士兵受到了军国主义的教育,加上对自身民族的优越感和对天皇的极度崇拜,对其他民族采取蔑视态度等综合的因素使日本人做出了这样残酷的事情。除了日本人本身的因素,还有中国内部抗战力量不稳定的因素,国民党蒋介石判断局势失误,没有坚守到底,南京城内军事力量撤退大半且因为无秩序撤退,让国民党内部战士也多有牺牲。南京大屠杀让我联想到了犹太人被纳粹迫害的事情,也是在二战期间发生,那些集中营里,又有多少犹太人的冤魂在哭泣,军国主义的德国和日本,在侵略地同时做出了屠杀的暴行,人性的扭曲,在特殊的环境下,被特别的放大了。

南京大屠杀发生以后,在国际上,知道真相的人却并不多,日本甚至一度在抵赖,不承认他们所做的行为,张纯如在书中说:"今天,如果问大多数美国人关于南京大屠杀的情况,你会发现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60年前南京所发生的一切。"有关当时的新闻报道确实比较少,原因是我国原本在南京的新闻记者遭遇不幸,其他记者由于南京被封锁难以进入进行记录获得第一手信息资源,我们应该感谢国际友人的记录,帮助我们保存了日本对中国南京所做的暴行的证据。国际上,外国友人记录了他们的所见所闻,威尔逊的证词和他写的《威尔逊日记》,《贝德士文献》,《拉贝日记》,《马吉的见证》电视片,《魏特琳日记》等,在日本攻陷南京后,封锁了消息,但是仍然有五名外国记者——《芝加哥每日新闻报》记者司迪尔、《纽约时报》记者德丁、美国派拉蒙新闻电影社摄影记者门肯、美联社记者麦克丹尼尔、路透社记者史密斯坚持下来,进行了记录。南京大屠杀被日本人努力地想要遮掩,进行抵赖,但是历史的真相不会被掩盖,真实的历史还是会展现在大家的眼前。

近年来,有精日现象发生,有的人身着侵华日军的服装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附近或者抗战遗址周围进行摆拍,还有人借着现如今的网络发达,在网上发表诋毁南京牺牲人民的言论,南京大屠杀是国耻,身为中华民族的继承人,是有怎样的心态做出这样的事情?自己的民族被人欺凌,自己却抱以看笑话的心态去对待,这是多么地沉痛,也难怪当年的鲁迅先生要弃医从文了,还有当年帮着日本人祸害中国人的汉奸,民族里有这样的人真是民族的不幸!

在当代,我们应该加强民族自尊心自信心教育,跟着党走,不忘初心,树立正确的三观理念。走出纪念馆,有一个放飞鸽子的女性雕像,天气晴朗,夕阳柔和的光芒洒在雕像上,给她镀上了一层温暖的光,天空是蓝色,有几朵白云,看起来平和无比,雕像底座上有两个大字"和平",我们至今也仍在为这个主题不懈地奋斗着,希望让和平的光芒照耀着全世界。

(注:此文获得鲁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2018年南京专业见习主题征文三等奖)

 

本文作者:1601班 聂盈